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故事翻譯] Creepypasta-Jane the killer(殺手珍)

原文故事
原創者: MrAngryDog
翻譯取自PizzaHut试纸的百度串

此篇Jane的故事是接續Jeff The Killer故事衍生,建議先讀完Jeff的故事再讀這篇。
Jeff  The Killer故事  連結




聽好了,我之所以自找麻煩來告訴你們我的故事是因為那個“殺手Jane”的故事簡直快氣死我了。
我的真名叫Jane Arkensaw 也就是你們口中的『殺人鬼Jane』我將告訴你們我是怎樣認識Jeff,又為何會變成這樣,以及我為什麼要殺掉他。


當我聽說對街對面有新的家庭搬過來的時候,我並沒有特別驚訝。良好的鄰里,房子在所處地區也相對便宜。我覺得我那時候應該13,14歲左右,也是當我的一切都墮入地獄的時候。
準確來說,我自Jeff搬過來的後就沒跟他說過話。坦白的說,我根本就沒跟他有過交流直到...那天晚上。但是現在說那件事情還太早了。

我對Jeff的第一印像是他是一個乖巧的孩子。大概是那種在學校拿好成績,很少打架,甚至在跟一些人混熟後可能還會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傢伙。
他的弟弟Liu,看上去是一個很重視家庭的人。順便說下,他總是跟他哥哥一起坐在路側人行道旁。當然,我只是猜的,我也沒花太多時間去分析這種東西,因為我也只是正巧從窗外瞟到他們的,那時候我上學快遲到了。對於那時的我來說這簡直是最不正常的事情。我幹任何事情都很少遲到,尤其是在學校裡。
當我看到Randy和他狐朋狗友滑著他們傻逼一樣的滑板截住Jeff和Liu的時候,我一點都不驚訝。 Randy除了欺負弱者之外一無是處,他總是選那些看上去比他小的人。
因為他,我父母甚至都不讓我像其他人那樣乘車去學校而開車送我。所有人都被Randy那群流氓以繳納“通行費”為理由敲詐過他們午飯錢或者其他現金。 Randy對每人都要求這樣。
我們都知道Randy那幫人有刀可以威脅我們。我們告訴過所有人Randy敲詐別的孩子的事。所有人,除了那些新來的即將要像我們一樣被敲詐的孩子

所以當我在窗外看到Randy跟他們說話的時候,我把頭別向了旁邊。我知道這很慫但是這總比我眼睜睜的看著別人把錢交到Randy手上要好多了。但是不久好奇心很快促使我抬頭看向他們。但接下來我看到的事情讓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Jeff站了起來,看樣子Randy拿到了他要的錢。
「快坐下來」我在心裡喊道「別做傻事」
然後我就看到Jeff一拳打在Randy臉上並且掰斷了他的手腕
「哦我的天哪」我小聲喊道,然後我大喊「你這笨蛋」
我的父母從樓上跑了下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然後他們看向窗外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Jeff已經把一個皮包骨頭的傢伙砍傷了,那傢伙好像叫Keith,
他倒下後開始尖叫。
Troy只挨了一拳就倒下了。因為我的家就在Jeff和他弟弟坐的地方的對面,並且有個大窗戶,所以我們看到了所有的經過。至少我看到了,我父母是在Randy搶了他們的錢包之後進來的,所以他們並不知道所有的真相。
在看Jeff打架的這一過程實在太讓人不安了。他似乎沉浸在其中。我覺得我的胃因為某些隱隱約約的事情在打結。還有從Liu的表情來看,Jeff應該是從來沒做過這樣的事情。接下來我聽到了警笛的聲音然後那2個新來的孩子就逃走了。警察和公車司機一起來檢查Randy那群 “受害者”。看上去他們並無大礙。
考慮到排除無關緊要的廢話就不提起他們了
由於我父親曾經被一名警察在一個案件誣陷過,並導致他最終屈服於壓力,我父母不得不以“不與警察接觸”的辦法來讓我父親忘掉這事。於是當我們聽到警笛的時候我們立刻去後院坐上車走了。
當我父母把我送到學校後,他們明確告訴我他們不想讓我跟Jeff再說一句話。我也沒有拒絕他們的要求。
我一開始上的是藝術課,所以沒看到Jeff,直到快放學的時候。順便如果我努力的話我還是能在我的作品裡看到一些顏色。但是我現在看任何的東西,他們都是灰色的。我在想著大概就是一個人放棄了“無罪者”身份的代價吧
我一直到快放學的時候都沒看到Jeff。當我看到他...的時候,一開始我認為他是想為自己排除嫌疑而裝出來高興的樣子。但是他好像真的為那件事情樂在其中。我所知道的就是看上去絕對不是那種在學校的興奮。他臉上的笑容對我來說像一個施虐狂。那是一個瘋子的笑容。當放學鈴聲響起的那一秒我立刻從教室里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逃了出去。除了我之外沒人知道Jeff真實的那一面。他是個怪物。

-------------------------------------------------

第二天一開始沒沒有什麼事情發生。然後我就看到一輛警車停在Jeff的家門前。
「看樣子他們找到你了」我在心裡道
確實發生了那種事情誰都逃不了(你要知道,所有的鄰居都看到了)。但是當我看到他們逮捕的人的時候,我錯了。不是像我預料到的那樣, 跟著警察出來的不是Jeff而是他的弟弟Liu。
我並沒有認為Jeff陷害了Liu,因為我看到他跑出他家對Liu喊道「Liu,告訴他們是我幹的!」(我能聽清楚是因為他家的前門對著我家)
我沒聽到Liu是如何回應Jeff的, 但肯定不是Jeff想要聽到的。幾秒鐘後,警察把Liu帶走了,Jeff和他母親在房子外面。幾分鐘後,Jeff的母親進屋了,把Jeff留在了外面。雖然我隔著一條街聽不到他說了什麼,但我知道他在哭。
但是遇到那樣的情況誰會不哭呢?
第二天,各種關於Liu的謠言野火般的擴散開來。一開始因為大家害怕談論Randy,謠言的擴散還沒那麼快。但當大家被透露Randy將有一段時間不會回學校後,所有人決定開始盡可能的享受關於那件事情帶來的樂趣,當然,各種扯淡的話也出現了。
「我聽說Liu把Keith的胳膊砍掉了!」
「是嗎?我聽說Liu一拳打到Troy的肚子上,都打到嘔血了!」
「這些都沒什麼。我聽說他一拳把Randy的鼻子直接從後腦勺打出來了」
等等,等等.........
對於個人來說,我是一點都不想跟Jeff或者他的弟弟有所接觸。但是...他看起來實在是太寂寞和不安了,所以我一定得做點什麼。我給他寫了張便條,告訴他在這裡是有朋友的,以及我願意為Liu作證告訴大家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在便條上籤上“J”的署名並在上課之前放到了他的課桌上,然後離開了教室。當我回到教室的時候,Jeff正坐在坐位上,那張便條也不見了。
週六很快就來了,父母仍在工作,我則獨自在家。鄰居家的小孩正在舉辦生日派對。那個時候我把窗戶打開以便我在寫作業的時候吹吹風。但是那些孩子實在太吵了於是我準備把窗戶關上。這時我看到了Jeff,他跟孩子們在一起。他戴著一頂假牛仔帽拿著一把玩具槍跑著。因為看上實在滑稽,我不禁笑了起來。
「也許他不是像我想像中那樣的怪物」想到這裡,不由地為我之前懷疑他而感到羞愧。
正當我關窗的時候,我看到Randy, Keith, Troy 跳過柵欄走到了Jeff所在的地方。
「又來?」我對著窗戶說道
我看見Randy和Jeff互相交談著,但是我聽不到他們之間的談話,因為其他的小孩在尖叫。我看到Randy沖向Jeff並且抱住了他。當我正要拿起電話準備報警的時候我聽到Troy和Keith喊道「不想內臟橫飛的話就別來妨礙我們!!」
我再次望向窗外發現他們兩個都舉著槍。我沒辦法在不顧他人安全的情況下向別人尋求幫助。我也沒辦法報警因為我手機沒電了。
在Randy踢向Jeff的臉的時候,Jeff扭住了他的腿。趁Randy摔倒的時候Jeff試圖跑回屋子。這時Troy抓住了他的領子並把他扔向房子。我聽到玻璃碎了,我知道他們要殺了他。
「Randy你這個混蛋!」我沖他大喊。但我的聲音被孩子們的尖叫掩蓋了。
我無法再等了,我跑到我父母的房間找父親的手機,希望他忘在家裡了。我感到我的心臟在陣陣擊打我的胸口。我知道我求助的這段時間越長,某人被殺掉的可能性就越大。終於我在床底下找到了手機。我沒有花一點時間就撥通了電話。

「你好,這裡是911」
「我的鄰居有緊急情況。一些人闖入他們家正毆打一個人。他們有槍請你們快點!」
「好的,女士,告訴我你的地址我們立刻派人過去」
我立刻告訴他我的地址以及鄰居的地址。
「請快點」我說道
「好的,請您別掛電」
鄰居家傳來三聲槍響。我尖叫著扔掉手機,它掉在地上壞了。我跑到我的臥室試圖了解發生了什麼。但不久後我把頭探出窗外因為我聽到我火焰嗖嗖的聲音和慘叫聲...當我找到Jeff的時候我會再次讓他發出那樣的慘叫。我唯一​​能比喻成的就是臨死前的牲口發生的嚎叫。這回輪到我害怕了。雖然現在,那種聲音簡直悅耳的跟音樂一樣。對我來說沒有一個比聽到他慘叫更值得期待的了。
我看到火焰像一頭憤怒的巨龍般從房屋噴湧而出。我立刻跑到樓下拿著廚房裡的滅火器跑到外面。我邊跑邊拔掉滅火器的插銷。幸運的是門沒鎖,當我闖入房子看到Jeff的時候,我完全僵住了。
他躺在樓梯處,全身被火覆蓋,那些大人們正試圖把火撲滅。我在騷亂中看到了他的皮膚。一些部分是粉的,一些部分是焦的,但都被紅色覆蓋著。看到這一切後,我尖叫著暈倒了。我最後的記憶是一些大人朝我跑來。究竟是來幫我還是來拿滅火器,我也不知道。

------------------------------------------

當我醒來時,我發現我已經在醫院了,穿著那些病號的衣服。不一會兒,一個護士進來了。她盤著的丸子頭髮型藏在她的護士帽下。她看上去一點都不想待在這。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
「我只知道你是和其他的孩子被送到這裡來的。你暈倒的時候你的頭撞到了滅火器」她不耐煩地回答道。
「滅火器?」我用手碰著我的頭並且摸到了一塊腫的跟橙子大小的包和上面的繃帶。然後我想起了Jeff。 「跟我一起來的有一個孩子,那個被燒傷的,他沒事吧?」
她嘆了口氣,「聽好了,和你一起來的有2個小孩被火燒傷了。而且我也不能讓你見他,因為他是你男友」
我感覺我的臉一陣灼熱,「他不是我男友!我只是擔心他。難道你不會為一個活生生的人在你面前被燒成那樣感到擔心嗎?!」我盡量保持我語調穩定,但是我的聲音像在說謊一樣的在顫抖。
「隨便你吧。順便說下,你的父母馬上就到了。你要見他們嗎?」她問道
「當然」我只想遠離那個護士。
在我父母來了後那個護士終於離開了。他們問發生了什麼事。我把一切都告訴他們了,那場打鬥,我的便條,所有的一切。
「我就知道那個Randy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母親說道
「所以你聽說了關於Jeff的情況了嗎?」我問道
「沒有,完全沒有」我父親回答道,「我們才到這裡,也才知道你發生的事。」
「那誰告訴你的」我問。我記得我沒在派對上看到我父母認識的人。
「醫院告訴我們的」我母親說
「好吧,想想也是」當然,這對我來說完全沒意義。沒有一定的身份識別,怎麼會有人認出我來呢。
我望向門口時看到一位女士站在那裡。我父母順著我的目光也看到了她。
「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這裡是Jane Arkensaw的房間嗎?」那位女士問道。
「是的!」我媽回答,「請問你是....?」
「我是Margret,這位是Peter,我的丈夫.....」她用手示意她旁邊的男性。「我們是Jeff的父母」
我從床上坐起來。
我是Isabelle,這是我丈夫Greg,這位是我們的女兒,Jane。”我母親用手示意我

「所以你就是拿著滅火器跑進來的女孩」Margret問道
「是的」我小聲回答,並尷尬的問道「您的兒子沒事吧?」
「他剛結束手術,醫生說他沒事」
我鬆了口氣,「那就好」我說道「聽著,我知道Jeff和Liu在上學第一天發生了什麼...」然後我把事情的真相和Randy那幫人的事情都告訴了Jeff的父母。
「我們無法想像Jeff會幹出這樣的事」 Peter說道
「我非常樂意幫Liu作證。他沒有打任何人。Jeff也只是出於正當防衛」
「沒必要了」Margret說,「當他們知道那些男孩的所作所為後,他們把Liu釋放了」
「那太好了」我說道
「我們只是過來感謝你為我們的兒子所做的一切」Jane,像你這一代還有這麼無私的人真的讓我們感到很溫暖」
我紅著臉表示「我只是做了其他人都會在那種情況做的事」我低下了頭「我不是什麼英雄」
「別瞎說」Margret對我說道,「至少等Jeff出院的時候我們想邀請你們來吃晚飯!」
我看看我的父母。「這實在太榮幸了」我母親說道。
「那就這麼定了!等Jeff出院的時候我們會給你打電話」我們互相道別後他們就離開了
大概2天之後我就可以出院了。那個時候我沒有和Jeff以及他家裡的人一絲聯絡。不過我聽說Liu被釋放了還有Jeff在療傷的事。
當我回到學校的時候,我成了被關注的中心人物,無非就是因為我是唯一一個看到了在那天派對上發生了什麼的人。但是我只告訴了我的朋友:Dani, Marcy, Erica。我不知道我該告訴她們什麼所以我就把我看到的都告訴了她們。
「看樣子Jeff的處境挺窘的」Dani說道,她有著烏鴉般漆黑的頭髮,藍寶石般的眼鏡。她是我們當中最冷靜的人。
「不過至少他乾了一架。我聽說他把那群傻蛋一起帶進了醫院」Erica竊笑道.她總打扮的跟80年代那樣。長筒,彩虹色的襪子,跟她的頭髮相配著,總是背著某種式樣的背包。
「他也把Jane送去醫院了。說不定Jane也想把他揍扁呢」Marcy嘲笑道。她在我們的小圈子裡看上去像“最女孩”的女孩, 金發,棕色的眼睛,幾乎每次看到她的時候,身上總帶點粉色,無論是她襯衫的顏色,還是她脖子上的項鍊。還有她也是我所知道最出眾的戲劇皇后,總是時不時爆出些真相或者把一些東西吹的不成樣子。
「我告訴你,我之所以去那裡是為了幫助Jeff,因為有些事情錯了」我小聲說道。我是「毫不起眼的Jane」棕色的頭髮,綠色的眼睛
「或者說.....你想在你心愛的人自己去尋求幫助的時候看他最後一眼?」Marcy用電視劇裡演的聲音說道
我把眼睛瞪著像餐盤那麼大地盯著她
「什......什麼?」
「你們不能否認,Jane Arkensawl, 她暗戀Jeff!」
當她說了這句話的時候,我身體裡每一處血液立刻移動到我的臉上
「什麼?不!我.....我只是想幫他。就這樣!!」
「說謊吧!我都看到你在他的桌上留了便條!寫了什麼?你對他的,愛的宣言?」
「不!根本不是那樣的,我只是.....」
「所以你還是承認你留著便條給他!」
「你什麼意思?」
「我剛剛是猜的」她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然後等待著我的回答
其他女孩開始嘲笑我
「Jane, 我們只是在開玩笑」Marcy笑道
「我恨你們!」我抱怨道
「噢,別那麼較真!」Dani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們去上課吧」
一周週過去,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正常。我覺得Liu應該交了些朋友。所有都那麼正常,沒什麼事情發生。然後有一天,Liu過來找我聊關於Jeff的事情
「不好意思, 請問你是Jane嗎?」
我回過頭去,看到是Liu
「是的,你是Liu吧,Jeff的弟弟?」
「是的」他看上去不太自在。我也是。 「我父母讓我告訴你Jeff幾天后就拆繃帶了,到時候我們會打電話邀請你們來吃晚飯」
「好的,謝謝」我說
他正要走開時我對他說道「那個,你對Jeff做的事.....非常令人敬佩」
「謝謝,我聽說你也幫了我的哥哥,挺厲害的!」
「是嗎,謝謝,那麼之後再見?」
「恩,再見」
我看著他走遠的時候我聽到我耳邊一陣細語「你在欺騙你的男友?」
「臥槽!?」 我轉過頭去,驚訝的看到了Marcy。
「甚至對他的親弟弟也一樣」她假裝氣喘吁籲的說話
「閉嘴!」我吼道並轉過頭去確保Liu沒到。還好,他沒有
「去上課吧」我嘟囔著

-----------------------------------

2天後電話打來了。我母親接的。幾分鐘後她掛掉告訴我「Jeff今天出院」
我抬頭看著她說「太好了!」
「看來我們馬上有免費的大餐吃了!」她咯咯笑道。
幾個小時後我聽到街對面有車停下來的聲音。我望向窗外看到了Jeff家的車停在了他家門前。
「Jeff回家了」我心想。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決定去看看,去看看他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哦天哪我究竟哪根筋出問題了。
他的父親先從車裡出來,接下來是他母親,然後是Liu。但不出我預料的那樣,Jeff的頭髮變成了黑色並長到了肩膀那裡, 白色的,皮革般的皮膚,以及那個笑容...跟那天在他打倒Randy那幫人後我看到的那個笑容一樣。
然後Jeff看向了我。我能感受到那種沒有靈魂的,施虐狂般的目光直接穿透我的眼睛滲透到我的靈魂。當我寫下這些東西的時候我仍然在試圖擺脫這個記憶。直到他看向別處的為止,他盯著我看的這段時間放佛像過去了好幾個小時一般。後來我看到他和他父母進屋了。我甚至直到他們關上門後都沒在呼吸。我父母來到客廳詢問我怎麼了。
我唯一​​的回答是尖叫,很長,很響的尖叫。我暈倒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黑了。我父母不在他們房間。整個屋子死般的靜寂。我起床走向樓下。我被換上了睡衣。我下樓來到廚房。燈是開著的,很不正常,我父母總是提醒我不在屋子的時候要記得關燈。
桌上有張便條
我拾起來
紙上胡亂的塗寫到
「你不來吃晚飯嗎?你的朋友可都在這裡喲~」
我開始猛烈的顫抖起來,我丟掉便條跑到客廳望向窗外。 Jeff家的燈是亮著的。我知道我不得不去那裡,我實在太害怕而根本無法思考了。我搖了搖頭,再次抬頭望向窗外,看到Jeff倚著窗在他家裡盯著我看,手裡拿著刀,敲著窗戶。

『呯!!!呯!!!呯!!!』

他仍然在笑

『呯!!呯!!呯!!』

我開始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他一邊從窗戶邊向後退。然後我立刻跑進了廚房。我跑到廚房的最裡面向窗外望去,我只看到了一扇被塗成了紅色的窗戶。我轉過身,看著廚房。一切似乎都還在它的位置不曾被動過,連刀也是。我隨手抓起一把緊握住然後開始找電話報警,但是電話被切斷了。我根本不知道父親把手機放到了那裡,或者是否有修好。我不想上樓去找。我不想在我找手機的時候被人從背後刺一刀。如果我喊鄰居來幫忙,Jeff會傷到甚至殺掉他們。所以我只有一個選擇:我要獨自與Jeff戰鬥。
我把刀又握了更緊些走向前門,穿上鞋,走了出去。我扶著門把手踏出了家門。但我知道我要做什麼。我放開了門把手走向Jeff的家。
當我靠近Jeff家的時候我的腳步慢了下來,我的膝蓋開始顫抖,手掌開始出汗,我的呼吸也開始變的急促。在我發覺我一動不動像狗一樣在門口氣喘吁籲之前,我一把抓住門把手閉上眼睛打開門衝了進去。
我在門口右手握著刀左手抓著門把手。我實在太害怕睜開我的眼睛了。直到我聽到了一個聲音「看樣子你做到了,我真為你感到高興,我的朋友」我睜開了眼睛,然後,尖叫
巨大,不會眨動的雙眼,血紅色的微笑。他竟然在臉上刻了一個笑容!他的衣服被血浸濕了。然後我暈倒了。
當我在餐桌旁醒來的時候,我的刀不見了,我抬起頭,發現桌子的周圍坐了幾個人。我的父母,Jeff的父母,他的弟弟Liu,和,我的朋友。他們都死了。臉上被刻上了微笑,胸前被開了一個大血窟窿,我聞到了無法忍受的味道,那種味道難以形容,與之前我聞到的任何一種味道都不同,那是死亡的氣息。
我想再次發出尖叫但我的嘴被堵住了,並且被綁在了椅子上。我環顧了一下四周,當看到屍體和聞到他們的味道後,淚水充滿了我的眼眶。


「看誰終於醒來了!!!」


我轉頭看向旁邊。 Jeff在那裡。我試圖尖叫但嘴被堵住。突然他用刀抵住了我的喉嚨。
「噓.....安靜,安靜,安靜。衝著朋友尖叫可一點都不禮貌喲~」他開始用刀刃劃過我的臉頰,不斷在我嘴角邊畫著隱形的微笑軌跡。這時我不禁打了個哆嗦。當我把頭轉向別處時他一把抓住我的後腦勺迫使我看向桌子。 「別那麼不禮貌,如果你不看著大家那麼漂亮的臉蛋的話那可是對他們的侮辱哦」
我再次望向桌子,看著大家臉上被刻出來的笑容,還有他們仍在在淌著鮮血的胸腔,熱淚噴湧而出,我開始嗚咽起來。
「噢~你怎麼了嘛?」 Jeff喃喃說道「難道你是因為你沒他們漂亮而難過了?」
我看著他,試圖了解他到底在說什麼。但是我看到他的臉後又把目光轉向桌子。
「別擔心,我也會讓你變漂亮的。你想說點什麼嗎?」他用刀除去用來堵住我的嘴的封條,我把嘴裡的東西吐了出來直視他的眼睛,試圖抓住他的目光。他也歪頭盯著我。然後我閉上眼睛把頭轉向一邊不去看他,咒罵道「我去你媽的」又把目光轉向了他「你這個令人作嘔的傢伙!垃圾!」
他衝著我笑了起來。我寧願看他“微笑”。
「你簡直我比想像中的還要搞笑!!」
他靠近我,我再次看向別處,我的皮膚感受到了他的呼吸。
「朋友之間要互相幫助,對不對?我就幫你個忙吧~」
我感覺他好像走到了我的後面。當我向後看的時候他已經從房間走了出去。我再一次看向桌子,把一切都刻印在記憶裡。我的眼淚再次流了出來,我的父母和朋友明明幾個小時前還活著的...當Jeff回來的時候我仍然在哭。
「別哭了嘛~」他說「這些很快就結束了!」
我低頭看到他拿著漂白劑和汽油
我瞪大了眼睛望著他
「我找不到酒,所以只好這樣做了」
他開始向我潑漂白劑和汽油。
「我們最好快點,Jane,我已經叫了火警」
接著他舉起了一根火柴.....點燃!!!
然後扔向了我
火焰一接觸我的身體就爆發開來。我尖叫著,用我最大的聲音。疼痛難忍。我感到我的血肉正從我的身體上逐漸融化,我身上每一處毛孔都被熱火入侵著,血液在蒸發,我的骨頭正在被燒焦,變的脆弱。
當我的意識被黑暗吞噬之前,我聽到了Jeff的笑聲,「待會見,我的朋友,希望你變的跟我一樣漂亮!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一切都變得模糊與黑暗。

---------------------------------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躺在醫院裡,從頭到腳都被繃帶纏了個遍。所有的東西都在旋轉,連呼吸,眨下眼都疼痛萬分。
我向四周看看發現沒人。我大聲呻吟著,因為我的嘴巴都被纏上了繃帶。我感到全身上下都好痛。幾分鐘後,一個護士進來了。
「Jane?聽的到我說話嗎?」
我向她看去。屋子旋轉的更厲害了。
「Jane,我叫Jackie,是你的護士。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但是,你的父母,都在火災中去世了。我感到很遺憾」
我的眼淚又開始掉下來,我嗚咽著
「不,親愛的,別哭了。這樣你會無法呼吸的」我停止不了
「Jane,我給你打點藥劑好讓你冷靜下來,好嗎?」
我感到我的血管裡被注入了什麼東西,然後我再次陷入了昏睡中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能稍微移動我的身體了,繃帶也沒有我剛醒的時候那麼多。我看了看周圍發現房間裡插了幾束花,有些在盛開著有些已經枯萎了。我試圖爬起來但一個護士進來後把我按回了床上。
「Jane,放鬆點,你已經睡了有一會了,試著放鬆些」
我試著發出說話。從我嗓子裡發出粗糙,沙啞的聲音「我睡了多久了?」
「快有2週了。為了你的身體癒合我們給你使用了鎮定劑。我是你第一次醒來的那個護士。」
「把鏡子給我」我說
「Jane,我不覺得這樣會....」
「把鏡子給我!!!!!!」
我感覺手中被塞入了鏡子。當我看到鏡子裡的人的時候我把它丟到了地上。被摔了個粉碎的鏡子根本無法比得上我被粉碎了的現實。我的皮膚變成了棕色,皮革一樣的質地,頭皮上沒有一丁點頭髮,眼角周圍的皮膚無力的下垂者。我看上去和Jeff一樣糟。
一切的記憶洪水般的向我襲來。我哭的比以前更加厲害。護士抱著我但一點用也沒有。當我大聲啜泣時,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沒有其他人來檢查我。當我哭完時,我幾乎不能說話。
這時門口有人來了
「打擾了,這裡有Arkensaw女士的快遞」
「我來拿好了」Jackie站起來走向門口。我不想讓快遞員看到我於是盯著我前面的牆壁。
「Jane,看來有人真的很在乎你。那些花和這個包裹好像都是同一個人送的」我看了看她。她手上拿了一個上面纏了棕色細繩粉色的包裹,我伸手拿了過來,當我看到包裹的時候我就意識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不好意思,我能要點吃的嗎?」我盡可能用我最甜美的嗓音對她說。
「當然可以,我這就給你找點吃的過來」Jackie對我微笑道,走了出去。
我用顫抖的手扯開繩子。包裝紙輕輕地彈了開來,當我看到裡面的東西時,我的血液被凍結了。裡面有一白色的面具,上頭黑色的眼周的嫵媚的笑容,眼睛那裡被黑色的蕾絲覆蓋住了,所以別人看不到我的眼睛,但是我能看到他們。還有件黑色高領長裙,一雙黑色手套,以及一頂有著美麗的捲曲的假髮。伴隨著這些東西的,還有一束黑玫瑰和一把鋒利的菜刀。
面具上貼著的紙條寫到
<< Jane,真的很抱歉,我搞砸了,沒辦法讓你變的漂亮。不過這個面具送給你希望能讓你看上去好看些,直到你好了為止。還有你的刀忘在我這了。我覺得你應該是要拿回去的 - Jeff >>
趁Jackie回來前,我把東西藏在了床下。我只告訴她黑玫瑰的事。她似乎被噁心到了就扔了它們。我很感激​​她這麼做。

---------------------------

那天晚上,等所有人都入睡或者回家後,我溜了出去。我唯一​​能穿的衣服就是那件裙子。我穿上了在走廊上撿到不知道是那個粗心的護士遺留下的鞋子。為了不起嫌疑,我把假髮也帶上了。
我不知道去哪,我也不在乎我會去哪。當最終我停下腳步的時候,我發現我走到了一處公墓前。我走了進去找到兩座墓碑 <<Isabelle Arkensaw和Gregory Arkensaw. >> 我癱倒在他們墓碑前再次哭了起來。
當我坐起來的時候,太陽快升起了。這也代表我生命中新的篇章的開啟。我戴上面具,拿起刀,像之前那樣緊握在手中。然後我轉身看著升起的太陽,立下了對Jeff展開復仇的誓言。那一天,我披上了新名字“不朽的Jane”對於我來說,比Jeff的瘋狂更不朽的是我對他的死亡的期待。
從那以後,我一直試圖找到Jeff並且殺掉他。
獵尋他。
就像獵尋動物那樣。
Jeff我會找到你,當我找到你時,我將殺了你。
就像那張彈出的照片裡我說的那樣「不要睡著,除非你想永遠別醒來」,這句話基本上解釋了我要對Jeff手中的受害者做什麼。防止他們在第一時間變成Jeff的受害者。那些說我要殺了那些人是為了不讓他們被Jeff殺簡直是無稽之談。
這就是關於我的故事,我無法決定你們是否能接受,但是現在請恕我失陪,太陽即將下山了,而我的狩獵........也要開始了。

- END -

12 則留言:

  1. 不好意思,請問這個是否有翻譯錯誤?><


    『跟著警察出來的不是Jeff而是他的哥哥Liu』

    回覆刪除
  2. 「閉嘴!」我吼道並轉過頭去確保Liu沒到。還好,他沒有

    沒到??神麼意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應該是沒聽到,漏寫了

      刪除
  3. 「閉嘴!」我吼道並轉過頭去確保Liu沒到。還好,他沒有

    沒到??神麼意思??

    回覆刪除
  4. 哈!屁孩亂說謊~還什麼認識傑夫他在美國ㄟ!!你又說你是Jane?瞎扯屁孩閃開這裡不是你的地方你去死一死好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故事翻譯] Creepypasta-Jane the killer(殺手珍)

      刪除
  5. 哈!屁孩亂說謊~還什麼認識傑夫他在美國ㄟ!!你又說你是Jane?瞎扯屁孩閃開這裡不是你的地方你去死一死好了

    回覆刪除
  6. 我一直很想問,那些都市傳說的人,如果他們想上廁所怎麼辦?,肚子餓又該怎麼辦?QWQ

    回覆刪除
  7. 我可不可以加你的FB?
    可以請你幫我宣傳一下我的creepypasta角色嗎?

    回覆刪除
  8. 然後請可以幫我宣傳到圈內嗎?
    我真的找不到總圈在哪

    回覆刪除
  9. 迪鹿可以告訴我Creepypasta的總圈在哪裡嗎?
    我找不到qwqq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