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故事翻譯] Creepypasta-Smile Dog(微笑的狗)

原文故事
翻譯取potoro的自百度串


我第一次見到mary E是在2007年的夏天。我和她丈夫Terence相識已將十五年了,我這次見她是為了一次採訪。
mary最初是答應的,因為與其說我是記者不如說我是個業餘作家,因為大學分配的任務收集資料,並且如果一切按照計劃進行,我就可以為我的科幻小說收集到一些片段了。
我在一個特定的周末安排了一個採訪當我在芝加哥做著些沒用的事的時候。
但是在最後mary改變了她的主意,把自己鎖在臥室裡拒絕和我見面。我和Terence在門口呆了半小時,我不斷地做著筆記而他則試圖安撫mary。


mary說的事情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卻有點像我期待的那樣。儘管我不能看見她,但是她的聲音告訴我她正在哭泣,並且她拒絕和我對話的原因是她的一個混亂而可怕的夢——她的夢魘。 
Terence在我調查的過程中不斷地道歉,而且我也盡了最大的努力來使調查繼續。
記住,我比起是一個尋找故事的記者更像是一個因好奇而搜尋信息的年輕人。此外,我想道,如果我把精力放在調查這件事上,我也許可以找到另一些相似的案例。
mary E在初次接觸smile.jpg是1992年她在為一個大學的BBS做管理員的時候,她的人生從那時便永遠地改變了。她和Terence結婚了才僅僅五個月。 
mary是當時在BBS一個超鏈接裡看見那張圖片的400多人之一,但是她是唯一一個公開講述這個經歷的人。其他的人一直保持沉默,或者他們已經死了。

2005年,在我還是一個10年級學生的時候,smile.jpg在我對網絡產生興趣的萌芽的時候吸引了我的注意力,mary是被稱為“smile dog”的東西的最平常的受害者,它起源於一張被張貼的圖片“smile.jpg”。這提起了我的興趣(比起其他網絡傳說我的興趣更多偏向於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傳說),由於信息的殘缺,人們通常將它的存在說成是一個騙局或者謠言。
不同尋常的是,儘管這張圖片的文件存在於信息中心上,但是它的真跡在網絡裡卻無處可尋。雖然在很多垃圾網站能找到這張圖片,像是4chan之類的地方,但是那些都是贗品,因為它不能給人們帶來smile.jpg被相信能帶來的真正的力量,比如像是癲癇或者急性焦慮的效果。

這些觀者所產生的反應是人們對幽靈般的smile.Jpg所產生不屑的荒謬原因之一,儘管這可能取決於你所問的人出於對smile.jpg的恐懼因此才否決它的真實性畢竟這是一個讓人難以置信的東西。
儘管不論是smile.dog或是smile.jpg都沒有在維基百科上被提到過,儘管有些網站的文章標題是一些別的東西,也許是些低俗的信息比如******(hello. jpg)【譯者表示不知道這是什麼】或者兩女一杯,但是任何試圖建造一個smile.jpg的百科的網頁都會被管理員草率地刪除。
邂逅smile.jpg是一大網絡傳說。 Mary E的故事並不是獨一無二的,在一些論壇裡曾經有未經證實的傳聞說是出現了smile.jpg,甚至有故事記載在2002年一個黑客用smile.dog的圖片如洪水一般覆蓋了一些網站,這幾乎導致了當時在看的網頁一半的用戶崩潰。
在90年代的中旬和下旬也流傳著一種smile.jpg以附件形式被一系列的電子郵件傳播開來的說法,電郵的標題一般是“SMILE!!GOD LOVES YOU!”然而經管有這樣曝光的噱頭,卻只有極少的人承認這段經歷,而且沒有任何一個連接或是附件能被追踪到。
那些曾經見過smile.jpg的人多會弱氣地自嘲他們太忙了沒能有時間存下他們見到的那張圖片。但是無論如何,受害者多是這麼描述這張圖片的:一個像狗一樣的生物(通常被描述成一隻西伯利亞哈士奇),由照相機的閃光燈照亮,坐在一間昏暗的小屋裡,背景裡唯一能被看到的細節是一個人的手從黑暗的框架的左側附近向裡延伸,這個手是空的【譯者表示原文如此】,通常被表達為“招手”的動作。當然,觀看者多數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狗身上(或者狗狀生物,一些受害者總是比別人更確信他們看見了什麼)。這個野獸的口鼻部裂開一個大大的微笑,露出兩排很白,很直很鋒利地像人類一般的牙齒。
這樣的事情,當然地,不可能是受害者在剛看過之後的描述,而是受害者的回憶,他們聲稱在看到這張圖片後它無時無刻不出現在他們的腦海中,而在現實中,這表現為癲癇發作。這種發作被發現沒有規律地持續,通常出現在受害者睡覺的時候,導致了非常真實地並且令人不安的夢魘。這可以被藥物治療,在一些時候這比較有效。
Mary E,我推測她並沒有接受有效的藥物治療。這就是為何在2007年我訪問她的公寓之後我在一些以都市傳說和民間傳說為話題的討論組,網站,郵箱地址發出試探信息的原因,我希望能找到願意和我談論自己經歷的smile. dog的受害者。在漫長到我已經完全忘記自己的追求的一段時間後,畢竟自從過了大學一年級後我各種忙碌。但是不論如何,在2008年三月的上旬,Mary E突然用郵件聯繫上了我。




To: jml@****.com
From: marye@****.net
Subj:上個夏天的採訪
親愛的L先生,
我對你上次夏天前來採訪時的行為表示深深的歉意。我希望你理解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而是出於我個人的原因才使我如此失態。我意識到我本該更禮貌地處理問題;不論如何,我希望你能原諒我。在那時我很害怕。
如你所見,我被smile.jpg折磨15年。每晚我進入夢鄉時smile.dog都會進入我的夢境。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蠢,但是這是真的。這個夢有著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詭異感覺,我的噩夢與我所做過的其他的真實的夢完全不同。我可以移動但是我不能說話。我朝四周張望,能看見的只有那張恐怖的圖片裡的景象。我看見那隻揮舞的手,我也看見了smile.dog。它在對我說話。
這絕對不是一隻狗,我確信,儘管我也不太確定它到底是什麼。它告訴我只有我照它說的做才能離開我。而我所必須做的,它說,就是“傳播給世界(spread the world)”。這就是它如何表達自己的需求的。並且我清楚地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它希望我能將圖片展示給其他人看。
我可以做到。在這事發生一周後我在郵箱中收到一個羊皮紙信封,沒有寄件地址,裡面只有一個3.5英寸的軟盤。無需檢查我便已經知道裡面有的是什麼了。
我思考了很久來確定自己的想法。我可以把它丟給一個陌生人,一個同事…我甚至可以給Terence看,在這個想法困擾著我的時候我也在想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當然,如果smile.dog信守承諾我就可以獲得純潔的睡眠。但是如果它說謊了,我又該怎麼辦?而且誰又能保證即使我按照那東西的話做了不會有更壞的事情發生呢?
所以在這十五年來我什麼都沒做,儘管我依然收藏著那個軟盤。這十五年的每個晚上smile.dog都會來到我的夢裡並且要求我傳播給世界。在這十五年裡我硬是堅強地挺過來了,雖然也有一些艱難的時候。當年在BBS上的受害者們很多也停止了發帖,我聽說有些人選擇了自殺。有些則保持完全的沉默,從版面裡徹底地消失了。他們是我所擔心最多的人​​。
我真誠地希望你能原諒我,L先生,但是上次你和我丈夫選擇的採訪的時間我接近崩潰。我決定把那個軟盤給你。我已經不在乎smile.dog是不是在說謊了,我決定結束這一切。你對我來說是陌生人,一個和我沒有什麼關聯的人,並且我覺得如果你以調查的目的得到這個軟盤並且走向唯一的一條路並不會讓我有負罪感。
在你到來之前我意識到了我自己正在做什麼:我將毀了你的一生。我再也沒法堅持,並且事實上我也依舊沒法做到。我很羞恥,L先生,我希望我的勸阻能阻止你在調查smile.jpg的路上越走越遠。也許你會遇到一個人,一個意志沒有我那麼堅強的人,更加沒有廉恥的,不加猶豫便聽從smile.dog指揮的人。
在你還完整的時候停下吧。

-真誠地 Mary E



但是有時候世界會用奇怪的方式來測試你。在我和MaryE的災難性的的採訪後整整一年,我收到了另一封電郵。



致:jml@****.com
來自:elzahir82@****.com
標題:smile
你好
我在直通郵件列表裡發現你的郵箱地址而且資料說你對smiledog有興趣。我發現並沒有大家所說的那麼糟糕,我把它發到你這兒了。傳播這個詞吧。
:)
最後一行讓我冷至骨髓。
在這封電子郵件裡有一個附件叫做,很明顯,是smile.jpg。我考慮了一會要不要將它下載。這簡直像個騙局,我猜想,即使到現在我還沒用完全信服smile.jpg的特殊的能力。 Mary E的郵件讓我有些動搖了,是的,但是她可能只是精神上出了些問題。畢竟,一張圖片怎麼可能做到這一切?哪種生物能夠只通過視線的接觸來摧毀一個人的精神呢?
而且如果這個東西完全的胡扯的,這個傳說又為何得以存在?
如果我下載了圖片,如果我看了它,如果Mary說的都是真的,如果smile.dog到我的夢裡要我將這個詞傳播,我該怎麼辦?我要像Mary那樣苟延殘喘,和這個怪物鬥爭致死?或者我將它傳播開一次獲得解脫?如果我選擇了後者,又會怎樣?我該選擇誰來做祭品?
如果我像我先前打算的那樣來為smile.jpg寫一篇短文,我決定,我可以將它保留為證據。並且任何看了這篇文章,並對它產生興趣的人,都會被影響。而且假如那個發到我遊戲裡的smile.jpg是真品,我能做到用這種任性的方式來拯救自己麼?
.
.
.
.
.
.
.
.

我能傳播這個詞麼?
.
.
.
.
.
.
.
.
.

當然,我當然可以。





相關連結:
Creepypasta故事總整理列表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