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Bloody Painter番外 - Jenni的日記



528
報社收到了一封信件,信裡只有一張字條跟4張折起的A4大小圖畫,字條內容寫道 我是Len,我這星期內已經連續在我的信箱內收到了好幾張這樣的圖。雖然我已經報警了,但因本人患有輕微精神錯亂的疾病,警方並沒有積極處理這事兒。這讓我非常生氣,但也很害怕,我注意到那紙上的圖似乎是用血畫上去的。請你們幫我調查了。
但報社的人也認為這是那位叫Len的男性精神錯亂發作寄的,他們認為這不是他們所要的大新聞,他們將那封信放置了好一段時間。


83
Len陳屍在家中沙發上。他被人用刀劃開,從他的口腔到肚子呈現一個相通的大洞。我翻出了三個月前Matt寄的信件開始了調查。

812
已經調查一星期了。我把所有嫌疑人們的資料整理成一份一份放在自己的書桌上端詳著,但都沒有直接性的證據能證明是他們做的,還是只能徒勞無功,我放棄了調查。

816
今早我的同事Mike叫住了我,他示意要我看看電腦螢幕,螢幕上顯示的是幾個月前的一篇新聞報導。
「用血畫圖,妳不覺得很像嗎?」他說。
我稍微看了一下報導,回答「是很像,但這可能性太低了。」
但他對我搖了搖頭,說「妳先看看這些再下結論。」Mike移動滑鼠點開了一個放滿圖片檔的資料夾,點開了好幾張照片。照片內容是一些用葛色顏料在牆上塗鴉的圖案「當時的那個新聞是我調查的。妳看看這些塗鴉,跟Len信裡的塗鴉一模一樣。妳看那些笑臉的圖案….Mike用手指點了點螢幕「這些是用被害人的血畫的,但它們乾掉養化成葛色了。」
我思考了一下,之後我要他將那個新聞事件的資料給我。
當晚,我再次將所有嫌疑人的資料排列在書桌上,這次多放上了一份Mike給我的資料。

817
今天上班時間我接到了一通電話,一位婦人打來先問了問我的名子,然後她要我不要再調查Len的案子,還說這很危險甚麼的。
我問她原因,她只回了一句你不會想知道的。記住,知道的愈少愈好就掛斷了。
這很詭異,她是誰?怎麼會知道是我在調查這件事?

824
很奇怪,我發現書桌上的資料似乎有被人翻動過。 我問了孩子,他說沒有進我房間。
擦地時發現家中地上有鞋印。不是我的,但也不可能是小孩子的,那鞋印太大,看起來是男性的。平時家中只有我跟我兒子居住,該不會是遭小偷了吧?
今晚我把家中打掃完畢後確認了一遍門窗是否關好,但我還是不放心。我到了孩子房裡抱著我兒子一起入睡。

825
我送了兒子去上學後回到了家。我今天排了一天休假,我想找人來把大門的舊鎖換了。
我發現手機裡多了一張新的照片,拍攝時間是凌晨1:30,是我抱著孩子熟睡的近拍照。有人半夜入侵了家中用我的手機拍下了這個!?這種被監視的感覺真是噁心極了!
這時我聽見有人打開大門的聲音,有人闖進屋裡了。大門是鎖的,我完全不知道他/她是怎麼進來的。
在二樓房裡的我馬上躲進了衣櫃。我在衣櫃裡聽見木質樓梯上沉重的腳步聲,他上了樓走了進來,他穿著深藍色連帽T,帶著口罩跟眼鏡,似乎故意用配件遮住了整張臉。他走向我的書桌翻了翻桌上的資料,然後就離開房裡了。我依然聽見他在家中四處晃的腳步聲。我看見他手上拿著刀。我完全不敢離開衣櫃,只能一動也不動的等他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腳步聲已經停止了,但我還是不敢去查看他是否離開了,我很害怕。直到我再次聽見大門開啟的聲音….
「媽咪,我回來了!是兒子,兒子回來了。我馬上衝出衣櫃跑下樓,抓著孩子的肩「Tommy,聽著….媽媽現在去開車,我們馬上離開這,好嗎?。不要問為甚麼。」孩子被我的舉動嚇壞了,他睜大著眼睛點了點頭。
我跟兒子到了我姐姐家借住,我再也不要回我的那棟房子了。

827
警方聲稱他們已經抓到了非常可能是殺害Len的兇手,這消息讓我放心了許多。
明天我想回自己的房子拿些東西。

828
我開著車順路先接兒子下課,再開車前往自己的房子。到了房子前,我停下車,要後座的孩子在車上等我。
我上樓進了自己的房間拿了相機跟一些重要的證件,準備要走時望了一眼書桌我看見書桌上所有嫌疑犯的整理資料全被推到一旁,只留下了Mike給我的那份資料被放在桌上,並用紅色顏料圈了起來,顏料還是濕的。這是誰幹的?是在暗示我,是這位嫌疑人幹的嗎?但警方抓到的那個人並不是他。
我愈來愈沒頭緒,又開始害怕了起來。我不想再去想那麼多了!我努力保持鎮定快步離開房子回到車上離開。
我從車子上方的後視鏡看了看後座的兒子,看見他正拿著繪本跟蠟筆在畫圖哼著歌。我注意到椅子上放著一張A4大小的紙,上頭畫著詭異的塗鴉Tommy甜心,那是甚麼?」我問。
「媽咪,這不是你送的嗎?昨晚在阿姨家住的時候我發現它放在我床頭櫃上,是用媽咪最喜歡的紅色畫的喔!但現在不知為甚麼變成葛色了。」孩子拿起圖畫滿臉疑惑。
「你說甚麼!?」在我驚訝孩子的說詞的同時,一個男性的人影突然出現在車道前方。我為了閃避他緊急將車子轉彎並踩了煞車,這使車子整個翻覆。
「媽咪….媽咪….醒醒…..最後一眼,我看見那男人走了過來。我只聽見孩子不停的叫著我,一直到強烈的耳鳴讓我甚麼也聽不到了,我暈了過去。

----------------------------------------------------

以上是我母親Jenni Clinton的日記,她出院後的一星期就生亡了,當時我才10歲。我寫這封信是想要告誡你,Mike還有其他記者。別再調查這件事了!這很危險。
我母親死亡的當天有個人闖了進來,我躲在衣櫃裡目睹了一切。那個男人他帶著面具穿著藍色的大衣,帶著刀。
之後母親是怎麼死的相信我……

3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