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2日 星期日

劇情紀錄用-Bloody Painter都會篇

《這篇是打算動工的番外篇漫畫"Bloody Painter都會篇" 劇情,劇情內容可能會再更動。都會篇劇情發生的時間點是在Helen變成殺人魔之後,遇到其他Pasta 之前那段用假證件四處逃避抓捕的日子裡發生的事。 》

15歲的Caroline(卡洛琳)家是供給前往澳洲旅行的遊客們居住的寄宿家庭,雖然父親不介意,但她很不喜歡常有陌生人來家中居住。
這次又有一個陌生人前來居住,他總是戴著口罩遮著臉,只露出那雙藍色的眼睛、非常很冷淡、怪裡怪氣的。
他半夜不在自己房裡、早上去叫他起床時總是已經醒了,就像已經醒來很久一樣、總是無法清楚的說明關於自己的事.......
Caroline漸漸的發現這個人很不對勁,也漸漸挖掘出了真像。


嗨,我叫Caroline Houston(卡洛琳休斯頓)15歲。
而我家呢,則是給提供給前往澳洲旅行的遊客們居住的寄宿家庭。我雖然很討厭總是有陌生人在家中進進出出的。但自從我母親離開之後,我跟父親日漸疏遠了,我也開始對他有敵意。
或許對於這個家而言,作為寄宿家庭是很好的選擇吧?至少這樣家中熱鬧多了,我跟父親間的氣氛也不再那麼的僵硬,恩至少到不會令人喘不過氣的程度。

樓下傳來敲門聲,Caroline下樓去查看,但她的父親早一步上前開門了。父親跟門口的人談了幾句後父親邀請他進來。
「歡迎啊!你的房間在2樓。」父親邊說著邊將他帶上樓,與樓梯口的少女碰上。「這是Caroline,我的女兒。」父親向對方介紹著,女孩只是點了點頭。而他也甚麼都沒說,點頭回應。
他看起來跟女孩年紀差不多。身穿深藍色的帽T,戴著口罩、黑粗框眼鏡。幾乎看不見他的臉,只看見他帽子下露出的黑髮,與那雙藍色的眼睛。

然而,對於一個陌生人的拜訪,女孩並不想過問或好奇。她心想 他不要惹麻煩或弄亂家裡的東西就很不錯了。 更何況家中有陌生人總是讓女孩很不自在。
2樓是一條長廊,有3間房間,前面第1間房間是提供住宿用的,再來是放滿雜物的儲藏間。女孩的房間則是最後一間。她要到達自己的房間,一定得先經過前面兩間房間不可。
「你先進房間整理整理自己的東西吧,等等就是晚餐時間了….」說完父親跟女孩擦身而過,下樓去準備晚飯。
----------------------------------

晚餐時間到了,女孩跟他的父親外加一個陌生人坐在餐桌前。
「今天誰要唸餐前禱告呢?」父親看向那麼陌生人。
「抱歉,我是無神論者。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揮揮手拒絕。
「那今天Caroline來唸吧!」父親看向女孩。
「好吧….仁慈的主啊,感謝您賜予這頓豐盛餐點,還有…..讓我每日能與我這位僅有的家人在此團聚真是太好了。在我10歲時父親外遇,母親離家出走,如果我當時懂事的話我會跟她一起走的……
Caroline Houston!」父親打斷了女孩的話,並狠狠瞪了她一眼。
「讚美主,哈雷路亞!阿們!」她快速的唸完開始大口吃起眼前的餐點。父親跟陌生人則是愣了一下才開始吃,氣氛再次陷入凝重。
「嗯…..居然Caroline已經做了介紹了。那麼你也說說自己的事吧?你叫Helen對吧?」父親對陌生人道。
「臥操,超娘的名子耶!」
Caroline!」父親再次瞪了女孩一眼。
「幹嘛?」她聳了聳肩,嘴裡塞滿食物。
「我的父母一開始想要女兒才這麼取的….我的生活很平凡,沒什麼好提的。」他回。他似乎是個話很少的人,接下來他都快速簡短的回應了父親提起的每個話題,完美的的把父親句點掉。
---------------------------

隔天一早6點,少女起床。澳洲的上學時間是早上9點上到下午3點。但她的生理時鐘卻不知為何總是逼迫她在6點自動醒來。不算是件壞事,至少這讓她從沒上學遲到過。只是這時間大家都睡了,孤獨一人是相當無聊的。總得找些事做,窩在房裡上上網或下樓去吃點東西甚麼的。
當她經過那個寄宿客的房門時,發現門縫下露出了燈光。嗯或許只是睡著了忘了關燈吧。
早上7點半一到,女孩出來洗臉刷牙。他已打理好一切直直的坐在餐桌前了。

吃完早餐後,女孩背上背包去上學。他也背著背包準備出門,像他來的時候一樣,戴上口罩跟黑寬眼睛,不知去哪閒晃。
到了放學時間。一如往常的,學校的惡霸Lenny跟他的幾個小螺囉校外不遠處欺負嘞鎖每個他們認為好欺負的人。這是常常發生的事了,每個人都不想惹上麻煩或多管閒事。
「喔?看起來是遊客對吧?給點過路費吧,這是這裡的規定喔….. Lenny跟他的小螺囉圍成一圈,他們又包圍了一個倒楣鬼。
……..
「快啊!都不講話是怎樣?」
……..
「他聾了不成?
……..
「算了,直接給他吃拳頭吧!」
等等!那個倒楣鬼是…….「住手!」在女孩意識到時她已經衝向前,張開雙臂阻檔在Lenny前方。那個倒楣鬼,就是來家裡借宿的那個句點王啊。
Caroline,妳閃邊去。不干妳的事!」Lenny收起拳頭道。
Lenny,你這個…..」接著,她罵了一連串的髒話「懦夫、膽小鬼、他媽的狗屁人渣….」。
Lenny的小螺囉、還有原本打算路過視而不見的人們都停下來看傻了眼。對於眼前這個看似懦弱的小姑娘居然敢反抗惡霸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或許是感受到太多視線注目了,Lenny一夥人環顧一下四周後就馬上掉頭走人。
「你沒事吧?你才剛來這裡,有些事還不清楚。Lenny那夥人一遇到就閃遠一點比較好。」Caroline道。他只是點點頭,輕聲的說了句「謝謝。」
---------------------------

幾天後,女孩收到了Lenny貼在我置物櫃上的道歉信。信上Lenny說他想跟我碰面,並當面道歉順便敘敘舊。
她知道這是個愚蠢的決定….她去赴約了。
到了赴約地點,Lenny已經在那等著。他道了歉,她原諒了他。之後他們像以前一樣笑著聊著天,聊著小時候的事。
不久後他說要去車上拿點東西,卻久去不回。
Lenny….. Lenny?你死了不成?」女孩走向那輛黑色廂型車。
突然一雙手將她拉進車裡並壓制住,車上有3個人。他們將少女壓制著,其中一個還拿著攝影機。
「臭婊子,居然讓我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Lenny壓到她的身上開始解扣子。
Lenny,你他媽的騙子!」她努力掙脫,猛力踢了Lenny下體一腳。拔腿用全身的力氣狂奔出去。

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馬上雙腳癱軟靠牆坐在木質地板上。喘息著、發抖著、衣衫不整、腿跟手腕上還有明顯的抓痕印子,如此狼狽不堪。
"我剛剛是不是差點就被……該死!"
恐懼感蔓延全身,她曲膝環抱雙腿,哭了起來。
不知哭了多久。有個人站在半開的門外,已經不知道他在那多久了。他一語不發,只是用那藍色的眼睛注視著。
「你想幹嘛?」女還用略帶敵意的口氣問道,但聲音卻還是帶著哭泣的哽咽。
他沒回應,停頓了幾秒後,他轉身打算離開。
「等等….」女孩叫住了他「我們能談談嗎?」她現在需要安慰,哪管這安慰是不是來自一位陌生人。任何一絲安慰都好。
「我原本以為我能相信Lenny的。我知道他是一個混帳,但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他在房門外靠著走廊的牆坐下,靜靜的聽著這又長又無聊的故事。「我跟Lenny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我們幾乎天天一起玩耍。但他不知不覺中變了…..
「人總會變的。」房門外傳來一個沉穩的聲音。
「哈哈….是啊。」的確,甚麼都變了。不管是少女、她的父母、Lenny
「那個….那晚我不是故意讓父親難堪的,只是我無時無刻都想找機會提醒他自己到底他媽的做了甚麼。我12歲的時候父親外遇,母親生氣離開了我們。再也不回來了。所以我才跟父親一起生活到了現在。」
「跟 父親生活到了現在?」門口的少年皺起了眉,一臉疑惑。
「對啊,雖然他事後努力的維持家中氣氛。但我寧願他對自己做的事懊悔難過一陣子。」女孩苦笑著。
---------------------------

隔天女孩依然在早上6點醒來,經過他的房門時沒有再看見裡頭的燈亮著,反而是房內傳來很大的風聲。
Helen?」她敲了敲他的房門,沒有任何回應。她轉動門把開啟了一個門縫向內望去,他並不在房裡。窗戶大開著,白色的窗簾隨風晃動。他去哪了?女孩向後退幾步關上房門,回到我自己的房裡。
早上7點半一到,女孩走出房間。他像平時一樣早已坐在餐桌前。就像人間蒸發一事從沒發生過一樣。
「早安,昨天謝謝你了。」女孩向他願意傾聽道謝。但她並不打算問他凌晨去了哪裡,每個人都有些秘密吧。

隨後女孩去了學校,Lenny的兩個小螺囉將她包圍。
Lenny在哪裡?」其中一個問。
「你在說甚麼?」
Lenny凌晨的時候說要去妳家門口潑油漆的,然後就完全連絡不到他了。」他說。看著他們的神情,似乎不是開玩笑的。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妳…..
「同學們,請問需要幫忙嗎?」還好有位老師上前來解危了。
「沒事,我們只是在聊天…..」他們快速離開。

到了晚餐時間,餐桌上的氣氛不再沉重。女孩沒有刻意去挖苦她的父親。父親注意到自己女兒的話跟笑容變多了,但不是跟父親談話,而是跟Helen
但他從沒笑過,也從未聽他深入的聊到關於他的事。
女孩把少年當成是唯一能談心的朋友。如果這能稱得上是朋友的話。
---------------------------

當晚,女孩試著入睡。但隔壁儲物間卻一直傳來微弱的敲打聲,讓她一直處在半夢半醒狀態,這不尋常。她起床看了看時鐘,已經是凌晨1點整。
她拿起手電筒,走出房門。轉動儲物間的門把,裡面一片漆黑,她用手電筒四處照著,看似一切正常。《啪答….》腳下似乎踩到了甚麼?他把手電筒往腳邊一照,「這黏稠的塊狀物體是?」她仔細注視著。
「我的天啊…..」一具肚破腸流的屍體,已在她腳邊。屍體的手握拳貼著牆壁敲打著。這是…. Lenny
Helen站在門口,他穿著白襯衫,似乎是從睡夢中醒過來查看。
Helen,你、你看….」女孩受到了相當大的驚嚇,她指著地上半死不活的Lenny。「我們應該先報警….Helen?」此時她才注意到對方手上拿著廚房的水果刀。他直接越過女孩,在Lenny身上補了一刀。敲打牆壁的聲音終於停止了,一動也不動了。
「甚…..甚麼?別過來!」她握緊手電筒,對著握著刀的少年。
「放心,我不會傷害妳….如果妳不傷害我的話。」少年站在原地拉著襯衫衣角擦拭刀上的血跡,不時還將刀拿在眼前端詳,看看刀面潔淨的反光。
「甚麼跟甚麼…..這到底是…..」我無法直視血肉模糊的屍體,那股嗆鼻的血腥味。屍體流出大量鮮血,全往木板的同一處隙縫流去,《滴答滴答裡頭似是空心的,還裝滿了血水。

裡面,似乎有東西…..

妳在幹甚麼?」Helen問道。
Caroline跪坐在地上,徒手將鬆動的木板用力挖起,使地上出現一個洞。
Helen…..Caroline伸手指著泡在血水裡的東西「是、是爸爸…..」一具白骨,被木板隱藏在地面下。
「!?」Helen驚訝了
「其實…..我有些疑問。在照顧妳的…..不是一直都是你母親嗎?」
---------------------------

Caroline?妳醒了啊?」當少女醒來時,她在自己房裡,一名中年婦女坐在床邊摸著女孩的臉。
「怎麼回事? 媽? 我好像做了個惡夢似的。」
Caroline!妳是不是想起了甚麼?」母親緊張的抓的女孩的肩膀,但女孩只是皺著眉搖搖頭。
「今天是假日,妳好好休息吧,乖女兒。」說完她離開了女孩的房間,關上門。
「媽,那個借宿客呢?叫Helen的那個。」
「妳在說甚麼啊?他三天前就離開了。妳還笑著跟他道別的。」
「甚麼?」女孩完全不記得這發生過,也不記得前3天發生了甚麼。她的記憶只停留在發現父親的遺骸那。她跑去儲物間們看間屍體,挖開地面也沒看見白骨「沒有!沒有!沒有!應該要在這的….."這些都是夢嗎?" 女孩心想。

她像平常一樣,打開電腦消磨時間。她在搜索引擎上隨意鍵入"Helen Otis Killer"
一個一年前的舊新聞出現了,是一場校園屠殺案。兇手的到現在還沒抓到。
Helen Otis被通緝,他因用被害人的寫在犯案現場畫上笑臉而被稱為”Bloody Painter”。這是兇手的照片…..如果你看到這個人,請跟警方通報。
「一模一樣!?」不只一模一樣,根本是同一個人。
女孩去查了犯案現場的照片,在她看見牆上用血繪製的笑臉時。她全都想起來了……. 每天6點準時醒來的習慣、父親的骨骸、還有那3天發生了甚麼事。

Caroline 10歲時,因她的母親外遇,她的父母時常吵架。
某日的早上6點,雙親吵架發生肢體衝突,母親失手拿起小鐵鎚把父親殺了。
「媽?爹爹地他….Caroline目睹了一切。淚水在年幼的她眼裡打轉。
「親愛的,別怕、別怕…..」母親溫柔的抱著她。「別告訴任何人,好嗎?」
Caroline是個好孩子,她一直都沒將母親的祕密說出去。但這秘密實在是太沉重了,無時無刻帶給她壓力。她做了傻事,從二樓房間一躍而下。
送醫後並無大礙,且順利康復。但卻讓她產生了一些後遺症影響了他的記憶跟認知。她徹底的將母親的祕密遺忘並扭曲。

在那晚Caroline看見父親遺骸時,她將一切都想了起來。她先是崩潰,但她知道不能讓自己的母親去坐牢,她不想看到如此。
「我們把這些處理掉吧!」Caroline抱起父親的遺骸,對Helen說道。
「你也得把那東西(Lenny)弄走…..廚房有垃圾袋,把那堆 垃圾收拾收拾。」Caroline用異常冷靜的口吻說道。
他們把一切證據埋在不遠處的林地,太陽已緩緩升起,暗藍紫的天空透出黎明橘黃的陽光。
Helen注意到Caroline變的很不一樣。她失去了先前開朗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堅定而冷酷的眼神,跟某個先前展開大屠殺而被通緝的少年一模一樣。
「妳忘了這個….Helen用小刀劃破自己的指尖,在Caroline嘴上畫出一個微笑。
「謝謝…..差不多該回去了。」Caroline快步向前,他們在7點前回到了住處。8點她準時去上學,就跟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Caroline她再也不用守著母親的祕密了,她已經把母親擔心的事 "處理" 掉了。也因此她有了新的秘密。但這秘密比起母親的秘密來說,這些記憶她已經承受得起。
---------------------------

傍晚,Caroline去了埋葬父親遺骸的林地,這片橘黃色的天空,跟她埋葬父親時一樣。她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也在那。
Helen…..你要離開這裡了嗎?」女孩問道。少年只是點點頭,轉身。
「等等!」女孩拉住了他的袖子。「殺手、通緝、逃亡....你到底還隱瞞了甚麼沒說?告訴我,好嗎?」
………..」少年搖搖頭。
「是嗎…..」女孩有些落寞的鬆開了抓住少年袖子的手。「!?」女孩看向橘黃色的天空,她看見了一陣煙「那方向是……我家!?」。
她馬上他丟下了少年飛奔回去。當她到場時,房屋已被大火吞噬。她衝進火場察看,想確保母親沒在裡面。但火勢讓她不得不離開,就在她好不容易能衝出煙霧逃命時,一個斷樑往她身上砸去,壓住了她的雙腿。
「媽的!」她用盡全身的力氣,卻一動也不動。煙霧愈來愈濃,使不斷咳嗽。眼睛的疼痛感讓她睜不開雙眼。她覺得自己死定了,她仍然能看見一個身影走向她。
Helen….帶我一起離開。拜託,我已經甚麼都沒了。」Caroline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她崩潰了。少年並沒有幫助她,而是轉身離去「妳會沒事的。」這是最後她所聽見的。

Caroline再次醒來時,她在醫院。身上並沒有太大燒傷的痕跡,但有一點讓她覺得很奇怪,她感覺不到自己的腳。她掀開被子一看,整雙腳一直到大腿,全都沒了。
醫生前來說明,他說當消防員趕到時她已經缺氧暈過去了。樑重了無法搬開,加上火勢快燒到少女的狀況下,他們只好把少女的雙腿給截肢了。

Caroline坐上了輪椅,跟她的母親租了便宜的房子暫時獲得了落腳處。
不久後兩名警員前來敲門:「兩名縱火的少年說是為了一位叫Lenny的失蹤少年才報復縱火的。另外我們還查到了您的丈夫不明原因失蹤了。可能需要你們來局裡做些筆錄,我們還有很多問題得問。」員警盤問著前來應門的Caroline母親。
「怎麼回事?媽媽?」Caroline推著輪椅到了門口,看見了兩名員警。她知道父親的事被查出來後,母親一定會被抓去坐牢的。得想想辦法才行。

「等一下……我跟著一起去吧,我知道是誰做的。」
---------------------------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當年的校園屠殺事件造成風波,之後那位殺人魔居然用假證件跨海到了澳洲又殺了2個人,分別是Lenny Edwards還有Abner Houston。這真是兩年前的慘案啊…..而今天其中一位被害人的女兒受邀到了我們節目現場,她曾跟通緝犯、人稱Bloody Painter相處認識了一段時間。讓我們歡迎Caroline Houston!」

「大家好。」坐在輪椅上的女孩揮手致意。

「能請妳敘述一下發生了甚麼事嗎?」

「這真是太可怕了!當時他一來住宿時,我就知道他會做出這種事,他散發著兇惡的氣息,令人作嘔!想到我父親的死,我還是感到悲痛萬分。」

「別難過Caroline,這不是妳的錯。錯的是那個病態殺人魔,嗯….叫甚麼來著?」


「他叫Helen Otis…….請快點抓到他,讓他受到法律制裁。」滿口謊言的女孩說著。






相關文章:
Creepypasta - Bloody Painter故事1:血腥的畫家
Creepypasta - Bloody Painter故事2:10歲-在雪中
BloodyPainter AMV歌詞
20個Bloody Painter冷知識 

3 則留言:

  1. 不知道節目播出時Helen在哪
    如果正跟Dina在看電視
    覺得會變成Dina不太開心地望著Helen說
    「這女人是誰(눈_눈)?」wwwww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發生的時間點在Helen剛開始逃亡還沒遇到其他Pasta時
      但真的被Dina看到這節目的重播的話感覺好有趣XDD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