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 日誌 ] 憂鬱症那件事,先前日子裡的我

其實我 不確定 自己是不是憂鬱症患者,我並沒有接受過治療。

我也不了解憂鬱症是什麼.... 而是在我把自己長年的狀況打成文字發上網後,朋友跟粉絲們告訴我這跟憂鬱症幾乎吻合,並且建議我去接受治療。也有不少人給了我推薦的醫師的連絡方式。

但狀況長年一直沒得到改善,我在2016年初把經歷畫成漫畫憂鬱症

看過漫畫的觀眾,都知道當時的我發生了什麼事….家人並不覺得我有問題,所以我並沒有接受治療。





這是先前的日子裡 的我….



 翹 課
我國中時期請了太多假,被校方通知家長。我就讀高職時期因為曠了太多課,差點被退學。
我曠課並不是因為我去哪裡玩樂了,而是把自己關在房裡整天什麼都不做。
或是早上在母親的視線下出了家門,但卻是搭上了區間車從 桃園火車站 搭到 基隆,再搭回來。來回幾次耗掉整天時間,直到放學時間再回到家。

......只因為我不想踏近滿是人的教室。

我在班上並不孤僻,是愛說笑的類型。我跟同學與師長都處的不錯,但我依然害怕踏進教室。
每天,我都害怕自己會得罪了誰,放學回到家後回想整天發生了什麼,便開始指責自己的每個行為,害怕自己:是不是很惹人厭?會不會被說閒話?
即使從來沒有人在我面前這樣指責我,但我卻無法停止放大檢視自己。
為了逃避這些,我翹了課,搭上了火車。但翹課後,又開始害怕自己會不會因此被同學們討厭了。
搭上火車後的這幾個小時內,我什麼都沒做,只是看著對面的座位發呆,並且懊悔自己做的決定。

當時的我也不知自己怎麼了,只知道我很害怕接觸人群過度在意他人的評價。
會在心裡不斷練習該怎麼跟同學打招呼。在踏進教室前,緊張到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家人認為我翹課,只是因為我懶惰。
而近期我才知道,這似乎是憂鬱症容易伴隨的症狀,社交恐懼。

 憂 鬱
我每天想著自己的葬禮害怕孤獨的死去害怕面對別人。每晚失眠,想到要迎接明日的一切,就開始焦慮害怕。
那段時間軸的日子裡發生了什麼事,我已經記不太得了,只知道各種負面想法環繞著我。
每天行屍走肉的度日,沒有目標也沒有活下去的理由,只覺得好累。
腦內一直閃現自殺就能不用害怕面對明天的想法,這想法也轉變成自殘傾向。每當自己覺得想死時,就用疼痛來點醒自己:「醒醒!妳還活著」。有些人自殘,並不是因為他們想死,而是他們想活下去。

但問題並沒有解決,我的自卑漸漸轉變成焦躁,開始會亂摔東西發洩。

內心狀態就像   2017-09-16 發佈的小動畫作品自我厭惡那樣,但這部影片內我只講了自己比較 輕微 的狀態,實際狀況比影片內嚴重好幾倍。



我怕講太深,這部影片會變的對觀眾只剩下負面影響而非良性啟發
這部影片用自我厭惡當標題,而不是憂鬱症。是因為我不想要一些觀眾看了影片後,就給自己狂貼上 憂鬱症 標籤,那不是我製作它的 目的。


 家 庭 
「妳真的以為妳有憂鬱症嗎? 妳這樣就憂鬱症,那我們這些每天上班的不就每天憂鬱症!?」我永遠記得母親發現我自殘後說的這句話。

她想要知道我怎麼了,她想要答案,但卻拒絕去了解。她是個好媽媽,盡責上進,又溫柔。但在處理孩子心理狀況這塊,她的做法糟透了。
身邊的人都想要我當個正常人,並憤怒於:為什麼妳這麼窩囊,連 "當正常人" 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到?
但他們不知道,要像個正常人去跟人相處,對我而言是最困難的。

現在跟母親閒聊時回想起那段回憶,她會說「妳那時候都把自己關在妳的小世界裡」,母親認為我只是小孩子鬧情緒罷了。

對他們而言,手腕上割腕自殺失敗的傷疤、衣櫃裡拉成上吊用環的衣架、手背上滿滿的刀痕、我焦慮摔破的瓷碗、2016登上新聞,被他們拿去跟親戚炫耀的《憂鬱症》漫畫….這些都不是憂鬱症,只是孩子在鬧情緒。

對他們而言,當學生是最輕鬆的,我沒贏得比慘大會,我沒資格得憂鬱症。

..... 我知道家人不瞭解,但我也不奢求誰瞭解了。

現在的我跟家人處的很好,家庭很和樂,去計較過去的那些,也沒意義。
家人不明白,但他們也沒有錯。有時不明白的人就是不會明白,你不能奢求他們瞭解。


 學 業 
我一直不算是個認真的好學生,小考都亂猜的,大考成績每次都踩在及格邊緣線,分數能有個60分我就滿足了。成績單也都只敢拿稍微能看的給家長。
課堂上大多時間我都在畫圖,我完全不管台上老師講得天花亂墜。
我從就讀幼兒園開始,家長就一直接到老師說我上課畫圖不專注的投訴電話,這種電話一直接到了高中。
老師也直接上前把我的圖撕爛好幾次。但沒關係他撕幾張,我就重畫幾張。

我對自己沒興趣的 學科 科目完全擺爛,對有興趣的 術科 科目卻是100%的投入。但只有術科成績不錯,整體成績看起來還是很慘淡。
我國中畢業後,因為成績太差,沒有學校要收我。去免看成績卡到位就能入學的 "實用技能班" 幸運卡到位,才進了一間私立高職就讀

就讀高職時期,每學期都必須填寫一次壓力測量表單。填寫完不久的某日,我與班上幾位 "看起來很開朗" 的同學在早讀時間被班導師叫出教室外。老師說我們的測驗結果都是過度高壓,問我們要不要每天去輔導室跟輔導老師談談,會比較好。
我像平時一樣擺出嘻嘻哈哈的態度,拒絕了。其他人也拒絕了,並回到教室座位上安靜的做自己的事。
我不記得自己當時為何要拒絕幫助...
或許是我覺得去找輔導老師談談,不會有實際的幫助,所以就這樣安靜的度過就好了;
或許我害怕在被問起「發生什麼讓你難過了?」時,自己也完全講不出個所以然;
或許我害怕只有自己定時要去輔導室,會被同學當成異類...

其他人也是這麼想嗎?我不知道那些跟我一起走出教室,又走進教室的同學們,心裡是怎麼想的。我也意外因為測驗結果高壓而跟我一同走出教室的,會是他們。為了省去被學校關注的麻煩,我之後也不再誠實的填寫那份測驗表。

高職畢業考我考的不算差,但也不算太好,是中等普普通通的成績。至少能有不錯的學校能選擇。
但對於該不該繼續就學,我卻非常的迷惘其實我並不想繼續就學,我認為浪費時間在沒興趣的科目上,不如直接去外面打工學習專攻技能,對未來比較有幫助。

……. 但我還是成為了大學生,而現在當了1年大學生的我,還是這麼想。


 愛 情
我在17歲時與現任女友交往,現在我20歲了。這3年內在她與朋友們的幫助下,我才學會喜歡自己。
現在也有了未來的目標,跟過日子的動力了。在我意識到自己居然開始規畫未來的那剎那,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以前的我連能不能面對明天都不敢想,現在居然有勇氣規畫未來了。

但並不是談戀愛就是憂鬱的解藥我與前女友交往時,我前任並不愛我,而只是想試試看跟女孩子交往罷了。
整個交往過程我沒有感受到溫暖,反而是無法確定對方想法的那種不安感。
我們交往3個月就分手了,這3個月內我為了平負不安情緒,不停暴飲暴食,體重卻掉了4公斤。

如果交往對象不適合,那只會讓負面心理狀態更嚴重。



【 現 在 
現在的我用大學課餘的時間在經營頻道,很忙也有更新上的壓力。常常太過勞累。

母親一直告訴我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但我很害怕自己一鬆懈了,又會馬上墮落到那個什麼希望都看不到的日子,我很害怕自己又會再也爬不出來。
那種心理狀態下的日子是比死亡還痛苦的活生生的折磨,不會有人想變回去那種狀態。
那就像是一個跟外界隔絕的空間,我出不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我已經走出來了!現在的我覺得哪裡都比那裡好。

現在的我努力讓自己的心態維持在充滿上進心,但說穿了,其實只是在逃避罷了。
我害怕一鬆懈就會回到過去那種悲觀的狀態;因為害怕回去,所以我知道自己得比別人更努力的活著。

我依然很沒自信對自己作品吹毛求疵。以前的狀態也會像不定時炸彈,偶爾發做1~2天,但現在頻率已經很低了!
現在的我有目標跟動力,也有想營造的未來。我也想自己經營出一份能待在家裡賺錢,減少到外面接觸人群的工作。
雖然成為創作者很累,但我樂在其中。也想用作品幫助別人,哪怕只是一個受傷的孩子都好,因為我懂無助的滋味。

目前心理狀態稱不上完全樂觀無憂,但我現在沒事的!(我只需要新鮮的肝




我是不是憂鬱症患者?我不確定。現在它對我影響不嚴重,再去看醫生也沒意義了。

但那些年裡的日子很難熬,這是無庸置疑的。





【注意:站內文章禁止自行二次上傳發布!!!】


噗浪Plurk:DeluCat
Facebook 專頁:迪鹿 - DeluCat
YouTube 頻道:迪鹿 - DeluCat


7 則留言:

  1. 要保持喔,當時看到你的作品對我幫助很大,謝謝。

    回覆刪除
  2. 我也想要新鮮的肝......

    回覆刪除
  3. 謝謝你很仔細的分享,也很喜歡你的作品,謝謝你

    回覆刪除
  4. 加油啊,請不要給自己壓力太大,其實我很瞭解你之前為什麼會把自己關在家裡的感受,我也很常這樣,可是只有努力去克服才能夠讓日子繼續往前走,很幸運你能找到好朋友和好的情人幫助你,希望你日後還能再繼續創作出好的作品喔��

    回覆刪除
  5. 我很喜歡您的作品,每次都可觸碰內心深處,我也希望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觀。

    回覆刪除
  6. 去看醫生吧,也許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

    回覆刪除
  7. 新鮮的肝 好像是每個創作者都需要的東西#

    回覆刪除